我在大學期間犯下最畢生難忘的錯

錯誤不可恥,可恥的是再犯同樣的錯


其實我認為我大學期間,除了課業失敗的一蹋糊塗之外,其他方面還算優秀。不得不稱讚台大是一個很棒的舞台,讓我的立足點更高,使我有機會跟各式各樣的人接觸,參加各種有趣的活動,到不同的地方工作。在這環境下,我覺得過得還算是順遂。即便如此,仍有些事件是難以忘懷的失敗,給我很大的教訓和反省,但其中一個最難忘的故事莫過於我接下來要說的。

大一參加全球集思論壇

大一的時候我有參加全台大數一數二的大型組織--全球集思論壇,這是一個每年有數百萬預算的團體,收納來自不同背景的菁英。每年暑假會辦為期五天的會議,參加者來自世界各國,同時會邀請與當年年度主題符合,在世界中活耀或極具影響力的人物來當講者。

當時我是組織中學術部的小幹員,當年其中一個子主題(議程的軌)是新興農業,亦即探討世界關於廣義農業的最新趨勢,我邀請到瑞典公司 Plantagon 的 CTO Joakim Rytterborn,這是一家建造垂直農場的科技公司。垂直農場是將植物工廠的概念延伸,使整棟大樓都可以自動化生產高經濟價值作物。同時,我也邀請到中華民國魚菜共生協會理事長 陳登陽先生,魚菜共生顧名思義將養殖漁業與農業結合,屬於比較另類的創興農業。總之,身為一個小小幹員,邀請到二十分之二的講者已經算合格了。你絕對想不到,當初在決定子主題,以及子主題要邀請誰,部門內部就爭論了老半天,加上邀請講者本身就不是你希望對方來對方就會來,整個過程其實拖了很久,隨著論壇舉辦時間逼近,大家壓力也都不小。

國外講者最難邀請,畢竟人家也會看 CP 值,要考慮時間、旅途成本,還有最根本的來這邊到底有沒有意義。我們頂著台大光環,還有台灣政經法展在亞洲也算是有點名聲,以及集思過去有邀請到不少名人,通常能有點說服力讓對方動心。萬事起頭難,其實當你先邀請到第一個重量級人物之後,後面邀請的講者通常會比較願意來,畢竟來交交朋友也不錯,那問題就來了,第一個誰找?還好我同部門的幹員很罩,當年竟然找到阿富汗現今副總統 Fawzia Koofi,還有一堆名聲聽起來響亮亮的講者,讓整個活動很有檯面。此外像是去年邀請到乙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,所以每年的講者都是屌炸天,這也是集思一貫的風格。

案發當時

話題扯遠了,總之活動有國內講者跟國外講者,國內講者凡事都好處理,但國外講者就會稍微複雜,食衣住行育樂樣樣全包。大家還記得我有負責到一位國外講者,也就是瑞典的 CTO。每個講者我們都會給他參與活動的講師費,五天高達台幣兩萬,最後一天會由幹員親自交付給講師並簽收,然後重點就來了。

當天我沒有親自做這件事,那時我跑去支援另外一個地方的事務,然後我回來後知道我必須完成這件事,但我的同伴卻跟我說他剛剛幫我做了。我不太放心,又跑去問上級是否有完成簽收,因為單子會回收給他,然後上級也說有。而且我還在不同時間點問了好幾遍特地重複確認,雖然我還是有點懷疑,但我想說兩個人都說有應該沒問題了吧?

我覺得最白癡的點就是,我就是沒直接去問講者本人!那時的我不知道在想甚麼,大概覺得英文很破不好解釋,且不好意思問這種白癡問題吧(假設明明都已經簽收過了)。在送講者回國前,還彼此談得感人肺腑,那個瑞典人以前是老師,他真的很懂得如何讓一個小朋友從他身上學到任何一點東西 ,例如人生大道理。不過呢,他在上飛機前突然問了一句話,那時候他都要登機了,他問:「我好像看到其他講者有拿到講師費,不知道我有沒有?」當下我嚇了一身冷汗,趕緊用我的破英文跟他說有,解釋我以為我同伴弄好了,是我作業失誤沒及時給到,之後會匯給他。當下我等同欠他了兩萬塊(對學生來說很多了),此外由組織撥下來的金費我也不知道拿不拿的到,更重要的是,多麼感人的離別時刻,被我的疏失搞得變成一個糟糕的回憶。

口說無據,眼見為憑

就是這麼點小事,卻事關重大。我一直滿感謝集思的,他是我進入大學社會化最關鍵的助力,一些待人處事都是在當幹員時磨練的,但因為這件事讓我只有不好的回憶。後來為了處理這件事,持續搞了一個多月,不管是組織內部協調,還有後續跟講者聯絡。很有趣的是,當你越著急,世界就越悠閒。上級在活動結束後就跑出國玩了,講者回國後也去其他國家度假,兩邊都找不到人,只有我在台灣乾著急,畢竟一件事情沒搞定,就是心神不定,而這一切,如果最後一天那時候我有親自確認把金費交付給講者,不過幾分鐘的事情罷了,就不會有後續這一堆麻煩。

那時候的我真的乳臭味乾,現在回頭看就是低級錯誤,但卻是一個代價非常高的教訓,我讓失去美好回憶,處理過程中跟上級們交惡,跟講者關係在出錯當下瞬間跌到谷底,這一連串損失真的讓我非常痛心。我了解到,凡事眼見為憑,你永遠必須親自確認事情是否真的如你預期。我的上級、我的同伴,兩個都如此優秀,以至於我認為可以相信他們,但你同伴不用為你的任務負責,你的上司也可能搞不清楚狀況(黃國昌表示:不知道就說不知道!),唯一能掌握狀況的只有自己,學會為你所負責的事情負責到底,就是我在這件事情中學到的教訓。

論處事態度

負責到底,也可以說謹慎小心吧!在未來的日子,我可能會跟其他人共事,我也可能會領導一個團隊,但我知道我必須十分確實地與同伴溝通,同時也必須確認第三方(客戶)與我方的認知沒有出入。

在任何一個微不足道的地方,只要你妥協了,就會是悲劇的開始。不要輕易為細節妥協,因為你該為任何小細節負責。我總是這樣叮嚀自己,也期許自己未來不要再犯同樣的錯。最重要的是,如果不幸地事情都已經錯了,這時絕不能逃避,更要負責到底!



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,請幫我拍拍手做為鼓勵!

About Me

Liu, An-Chi(劉安齊). A software engineer, who loves writing code and promoting CS to people. Welcome to follow me at Facebook Page. More information on Personal Site and Github.